穢跡金剛-釋迦牟尼的心臟化身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  穢跡金剛法是唐代密法,穢跡金剛的著名典故為:其咒語共四十二字,在明朝被刪去十一個字,因為此法極為靈驗,明朝皇帝怕百姓修出神通,顛覆他的政權。但少字的殘皺仍很靈驗,六百年來此殘咒在善男信女中有致高信譽。

   穢跡金剛是釋迦牟尼心臟的化身,他出現在釋迦牟尼死亡之時。釋迦辭世,一個螺髻天王躲在自己的天宮與天女嬉戲,不來探望。引得眾咒仙找他問罪,結果走到他城堡前,見城外堆著各種汙穢,眾咒仙一念咒,便被破了咒,紛紛吐血腦裂而死。

 

   當眾仙無計可施時,釋迦牟尼從心臟中化出一尊金剛,此金剛捉了螺髻天王到釋迦牟尼跟前懺悔,釋迦牟尼安然辭世。此金剛不怕汙穢,所以名為穢跡金剛。他是釋迦牟尼的直接化身,以神通力幫助世人,又名“大權神王佛”。

 

   螺髻天王為何能破眾仙之咒?中國民間至今可見的法術,便是最怕汙穢,殺鬼用狗血,破咒用屎尿,而男女之事,也是汙穢。義和團、白蓮教讓婦女站在城牆上裸體對敵,也是“以穢破法”的遺跡。

 

   穢跡金剛法具降服情欲的力量,可見當初螺髻天王布下的穢物,除糞尿外,更重的還有男女情事。一般咒語念時務必求乾淨,在時辰、用具上有諸多講究,而穢跡金剛咒可於一切時一切地無礙念誦,而且念誦十萬遍,便等於受到上師的灌頂,這是對於現今上師難求的補償,西藏密法如沒有上師灌頂便不能修,釋迦牟尼留下的穢跡金剛法,確是法外開恩了。

 

   釋迦牟尼的死日,是穢跡金剛的生日,也可說釋迦未死,以穢跡金剛的形象留存世間。釋迦生前所說法,具印度文化特徵,而穢跡金剛法則具中國文化特徵——這點太奇怪了,難道釋迦預感到佛法將在印度滅絕而在中國大興?或者說,釋迦牟尼不是印度之佛,而是天人之師,他自然通曉中國文化?

 

   下面就穢跡金剛法的中國文化特徵分析。佛法修煉需要咒語、手印、壇城,壇城是圓形圖案,跟人類心理有極大關係。佛洛依德之後的心理學大師是榮格,榮格研究西藏密宗,並讓病人畫壇城來治病。

 

   道家作法事要在供桌上擺出諸多花樣,這也是壇城——壇城是修法用的,金庸的《射雕英雄傳》中梅超風修煉九陰白骨爪,需要用頭骨壘成三角形,這也是壇城。如無壇城,便無無法修煉。

 

   咒語、手印、壇城是佛法的基本形式,即便是不落痕跡的禪宗也有這三者。禪宗的咒語是“摩訶般若般羅蜜”,就是香港名片《倩女幽魂》中道士燕赤俠危機時刻所念的咒語;禪宗的手印是單手挺立食指;禪宗的壇城是三個圓點,一個在上兩個在下,或者將三個圓點連成線,畫成一個等邊三角形。

 

   這三者是《六祖壇經》所言。這三者西藏密宗複雜,禪宗簡單得不能再簡單,但畢竟也是完備的。

 

   穢跡金剛法不屬於西藏密宗、日本密宗的修法體系,它與“教外別傳”的禪宗一樣,是釋迦牟尼開的特別方便,是“別密”。

 

   穢跡金剛的壇城也入禪宗般簡化,不需繁複的圖案和供養儀式,只須用木棒削出一根杵(杵是三角的槍頭),將這根槍頭插到一個裝滿粘泥的罈子裏就可以了。對此插杵之壇念咒語,這根杵會騰空而起,變化出種種形象,這便是穢跡金剛現身了。

 

   修煉功深,此木杵可殺人於千里之外——這完全是中國的文化中的劍仙修法了,中國的神仙呂洞賓便是飛劍千里,只不過道家的劍不是插在泥罈子裏,而是插在水杯中。

 

   穢跡金剛的手印是兩個小指平伸相抵,構成一個三角的槍尖,無名指中指食指相鉤入掌心,兩個大拇指鉤在兩個食指端部——這個手印便是杵形。持此印,念前面的長咒,即是修法。這個長咒也供奉釋迦牟尼,只是手印變換,穢跡金剛印如一個平伸出去的槍頭,在穢跡金剛法中的釋迦牟尼手印是一個立起來的槍頭,如下:
兩食指尖相抵,兩個大拇指平疊在一起,構成一個三角形,小指無名指中指交叉,即可。

 

   穢跡金剛還有一個簡咒,名為“解穢咒”,可破妖人咒語,也是保護自己身心、住宅清靜之法。手印為:兩小指相鉤入掌,兩無名指中指食指直立相抵,兩大拇指按在掌中兩小指上。

 

   寺院中吃飯時也要念祈禱詞,就是穢跡金剛全咒。在民間,家中供奉穢跡金剛像,可以防盜。

 

   穢跡金剛的形象為三頭八臂,右頭為紅色、左頭為白色,正是隱喻左脈右脈,人體的在中脈兩側的左右脈便是白色紅色。八臂纏金龍,其中右便第四手竟拿著一根月牙戟!戟是中國獨有的兵器,三國演義中武功第一的呂布所用,印度無此物——這是穢跡金剛的漢化特徵。

 

   而更具漢化的則是穢跡金剛法要畫符刻印章,畫符刻印——這完全就是道教形式了。穢跡金剛的梵文名字叫“烏樞沙摩”,唐代翻譯的《佛說金剛烏樞沙摩法——印咒品》中有十七個手印,四十二個咒語,並有壇城畫法和在壇城前的繁複儀式,完全是西藏密宗作派。而最終是簡潔的《穢跡金剛禁百變法經》、《穢跡金剛說神通大滿陀羅尼法術靈要門》成為了漢地穢跡金剛法的主流,稱為“別密”。

 

   “別密”中最有名的便是穢跡金剛法和准提法了,所謂“別密”是非常適合漢人根性的密法,在印度密宗、西藏密之外別開了生面。

 

   至於日本密宗,則沒有真正的日本密宗,日本密宗就是中國唐代的密宗。世上公說唐密沒有藏密高超,因為唐密少了密法的最後階段——其實這種說法是錯誤的,唐密和藏密的基本內容是一致的,只是修法的次序和重點有所不同,等於同樣是五塊積木,藏密搭出了一個寶塔,唐密搭出了一個宮殿。

 

   “別密”在中國的情況則是依附於禪宗,歷代禪宗祖師多修“別密”,別密的簡潔也確與禪宗相近,別密是釋迦牟尼親傳的密法,跳出了常規。不單是密法,任何一類佛法,釋迦牟尼都會留下常法和別法兩個路數,他顧念著眾生不同的根器,同時一門學問高深之後總有變數。

 

   甚至密宗的祖師蓮花生也留下了“別密”,就是有名的《蓮花生伏藏詩——只是你不知道》,此詩完全是禪宗風格。諾那活佛也說禪宗就是密宗,並且是最高級的密宗,在西藏密宗而言,整個漢地禪宗都等於是別密。而在禪宗而言,密法等於是“別禪”。
本文所介紹的穢跡金剛法便出於《靈要門》和《禁變百》兩經,其中穢跡金剛的符出自於《禁百變》,其中有四個印章,四十二道畫符。

 

   穢跡金剛的印符大行於世,要設計一個民間信仰人物,此人物在南方沿海與關公地位相當,她是“媽祖”。媽祖名為林默娘,是宋朝人,生於南方一小海島上,十六歲時從一口古井中得到了一批印章和畫符,可能是以前修穢跡金剛法的人遺留下來的。她依此修煉,很快獲得了降服海嘯颱風的法力,民眾開始叫她“龍女”,後來發現她調遣天下龍族,最大的龍王就是她,被尊為海神。

 

   符是漢人古文字的變體,在漢人的傳統意識裏,老祖宗發明的文字本就有法力,在民間,如見到碎字條,不能作垃圾扔,而要恭敬焚燒掉,以防這個字飄到某人房上,對某人產生不可測的影響——這便是這種“字即符”意識的表現。

 

   穢跡金剛的符,與一般呈長方形的茅山符、辰州符不同,是體態圓滾,狂草筆法,很是豪邁,看其符形,便仿佛獲得力量,所以媽祖依印符修煉的傳說,是可信的。小女孩十六歲,正是最單純時,易受感染。

 

   我有一個推測,因西藏蒙古生活狀態簡單,因而修法要繁複,而漢地生活狀態複雜,所以修法要簡練,這是心理因素使然。釋迦牟尼傳下的穢跡金剛法有著種種漢化特徵,正是他預示到佛法要在漢地大興,所作的變化。

 

   穢跡金剛的腳下踩著一塊寶石,這塊寶石正是釋迦牟尼的心臟。穢跡金剛法是釋迦牟尼的別有用心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愛蜜麗 的頭像
愛蜜麗

異想世界

愛蜜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